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97|回复: 0

Oculus联合创始人是如何一步步被“挤走”的?

[复制链接]

1860

主题

1861

帖子

610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101
发表于 2017-4-1 21:5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Oculus联合创始人帕尔默·拉奇(Palmer Luckey)、Rift概念及其第一个原型的创造者,在将该公司卖给Facebook三年后离职了。

该公司在官方声明中表示:

“我们会非常想念帕尔默。帕尔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Oculus。他的发明精神帮助开创了现代VR革命,帮助建立了一个行业。我们感谢他为Oculus和VR所做的一切,我们祝他一切顺利。”

当被问及拉奇离职是否自愿时,Facebook的人拒绝置评。

大约一年之前,拉奇亲手将第一个消费级Oculus Rift虚拟现实眼镜交付给了阿拉斯加的一个预订客户。在短短12个多月的时间里,这位24岁的奇才,就从科技界最知名的团队门面担当变成了一个隐士。他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,之后仅仅公开露了一次面:到法庭上作证。

拉奇为什么而离开呢?以下是事件发生的时间表。

Oculus联合创始人是如何一步步被“挤走”的?

Oculus联合创始人是如何一步步被“挤走”的?

2016年9月23日,拉奇发表了近六个月内的最后一条推文。它仅仅是个链接,点击可以看到他的最后一条Facebook帖子,里面写着:

我深感抱歉,我的行为对Oculus及其合作伙伴的产生了负面影响。最近有关我的新闻报道并不能准确地反映我的看法。

背景是这样的:我为Nimble America捐了一万美元,因为我认为该组织通过使用广告牌来和与年轻选民的做法很有新意。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,过去一直公开支持罗恩·保罗和加里·约翰逊,我也计划这次选举给加里投票。

我致力于公平竞争和平等对待的原则。我没有写“NimbleRichMan”这样的帖子,也没有删除该帐户。有报道说,我是Nimble America的创始人或雇员,这不属实。我没有任何计划捐更多的前给Nimble America计划。

不过,我的行为也代表我自己,不代表Oculus。对于我的行为给社区带来的影响,我很抱歉。

拉奇之所以道歉,是因为“每日野兽”(The Daily Beast)的记者基甸·瑞斯尼克(Gideon Resnick)和本·柯林斯(Ben Collins)发表了一篇报道,将拉奇与一个名叫“Nimble America”的极右政治团体联系起来。那个组织在网上采用煽动性手段来攻击2016年希拉里·克林顿的总统竞选活动。这篇报道说,拉奇向该组织捐赠了大笔资金。而且还说拉奇以笔名NimbleRichMan写过几个帖子(拉奇否认此事)。Nimble America支持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o特朗普(Donald Trump),反对希拉里·克林顿,它的一些做法激起一些人对拉奇的愤怒。

在拉奇的最后一个帖子出现的两周之后,Oculus举办了第三届Oculus Connect(OC3)开发者大会。 拉奇作为OC1和OC2的主要人物,却没有出现在OC3上。而是由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登上讲台,宣布该公司下一步将进入社交VR。

Oculus的内容副总裁杰森·罗宾(Jason Rubin)说拉奇没有参会,是因为他“不想分心”,而且拉奇依然是Facebook的员工。

这些帖子是我们看到的拉奇的最后的公开消息。他曾经是VR复兴的象征,但自从去年9月23日以来,他几乎完全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。

Oculus联合创始人是如何一步步被“挤走”的?

Oculus联合创始人是如何一步步被“挤走”的?

2017年1月18日,拉奇终于再一次谈到他创立的公司。可惜的是,这些评论是从达拉斯审判室的目击者那里听到的。

面对知识产权盗窃的指控,拉奇作为扎克伯格本人的证人为Oculus作辩护。原告是一家名为ZeniMax的软件公司,它指控Oculus公司盗窃了商业秘密——Oculus现任首席技术官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曾经是ZeniMax的员工。

拉奇在法庭上穿着一件蓝色西装,回答了他与卡马克的关系问题,以及他们是否在公司发展的早期违反了与ZeniMax的任何协议的问题。

2月1日,陪审团认为Oculus没有盗用任何商业秘密。不过,陪审团还认为拉奇未能遵守他所签署的一个保密协议。因此,Oculus及其联合创始人拉奇由于侵犯版权等行为,需要支付5亿美元给ZeniMax。

Facebook已经扬言要提出上诉,这场官司在未来几年内可能都不会有结果。而拉奇再次退回到了自去年9月以来的那种“隐居”状态。

自从拉奇亲手交付第一个Rift以来,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,而自从他和Oculus其他股东同意将该公司卖给Facebook以来,已经有三年了。

但是自从“每日野兽”发布那篇报道开始,拉奇离开Oculus的可能性就已经存在了。

拉奇与合伙人在Oculus的工作激发了大量爱好者的兴趣,他们对拉奇的愿景满怀信心。

“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发明的,而是由别人发明的。而我们碰巧在这个时期可以实现它们。” 拉奇曾经说。

Facebook天价收购Oculus的举动也让主流投资者认识到: VR不仅仅是一种出色的游戏技术,也是个人计算下一个阶段的开始。经过几十年的失败和失望之后,高品质低成本VR前景似乎已经可以遥遥可见。而拉奇的努力帮助做到了这一点。

作为Oculus股东,拉奇可能仍然拥有他从Facebook收购中获得的很多钱,如果他对VR的兴趣没有减弱,那么我们以后还会听到他的消息。

要通向更加沉浸式的虚拟世界,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人脑-电脑界面的进步正在成为加贝·纽维尔(Valve软件公司创始人)等人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。换句话说,VR技术还需要获得大量进步,而拉奇对这个行业的影响可能远远还没有结束。

不管你对拉奇和他最近的行为有什么看法,都不能否认他是VR行业的巨人,而且很少有人能取代他。(Kathy编译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VR在线 ( 鲁ICP备16026500号-1 )

GMT+8, 2017-10-19 22:31 , Processed in 0.137980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5-2016 VRVRON.COM weixin1400069288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